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风机;台湾中压风机;环保处理;粉尘处理机...
93

VIP会员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张云蕾 (先生)

经营模式: 生产型

主营业务: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

所在地区: 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

已认证:    

收藏店铺
网站公告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不断吸纳专业人才,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4HB高压鼓风机系列,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FAB/FABR 斜齿系列、FAD/FADR中空斜齿系列、FABZ 直齿系列、FPG/FPGA 直齿系列等。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正文
恳请媒体记者关注安仁县平背乡桐冲村
发布时间:2021-11-19

  大约三年前,以村民张明文为首的破坏集团私自购买捞沙设备前往河中捞沙,并霸蛮从农田中修建出一条运沙的道路,不断往外捞沙,从中谋取暴利。几年下来,河岸已经不断拓宽,大量农田被毁坏;河水变得深不可测,非常危险。

  曾经有上级部门过来干涉,但张明文有关系在乡政府,加上捞沙集团以暴力言辞飞扬跋扈、欺横霸市,村民敢怒不敢言,上级部门不再插手,此事不了了之。但凡有良知的人都知道,他们在从老祖宗的家底里捞取私利,代价是村里歪风邪气盛行,正义荡然无存。长此以往,老百姓生活缺乏长期保障。

  安仁县平背乡桐冲村村民多次电话举报反映本村村民张明文等人在桐冲村永定电站旁毁坏耕地采沙。2010年10月19日我局执法监察工作人员通过现场调查勘测核实,询问当事人及相关人员,已查清基本情况,现将调查及处理情况回复如下:

  张明文、张金平、周万冬三人在未依法办理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于2010年农历8月19开始,擅自在永乐江安仁县平背乡桐冲村永定电站旁用挖机采沙。2010年10月19日我局执法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在现场对张明文、张金平、周万冬的违法行为进行了制止,并于当日向其下达了《责令停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安国土资停字(2010)第098号】。他们在接到我局的停工通知书后,承诺不再非法挖沙,但我们走后继续非法采沙行为。鉴于此情,我局于2010年11月1日对此违法行为进行立案查处,并于次日向当事人下达了【安国土资告字(2010)第037号】《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告知书》,但当事人对我局的处罚告知还是置之不理,继续非法采沙。2010年11月21日,我局又向采沙当事人下达了【安国土资罚字(2010)第55号】《安仁县国土资源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在接到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后,张明文、张金平、周万冬等人非但不停止非法采沙行为,反而变本加厉,晚上加夜班采沙。2010年12月2日晚上,我局执法监察大队工作人员联合县公安干警到采沙现场抓捕违法采沙人员,但因地理环境复杂,被他们逃脱。

  目前,张明文、张金平、周万冬等人破坏土地采沙的面积约16亩,其中耕地4.3亩,但在2006年7月15日洪灾后已经没有耕作。根据我们查获的账本统计,张明文、张金平、周万冬等人的非法所得收入大约10万元。

  张明文、张金平、周万冬未经依法批准,擅自在安仁县平背乡桐冲村永定电站旁用挖机破坏土地采沙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第三条第三款的规定,属非法采沙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第三十九条、《湖南省矿产资源管理条例》第37条和《湖南省国土资源厅行政处罚裁量权办法》的规定,我局对他们的违法行为作出如下行政处罚:

  2010年12月底,我局邀请郴州市矿产开发综合服务中心对张明文、张金平、周万冬等人的非法采矿破坏矿产资源的价值进行了评估,并送具有鉴定资质的省级鉴定单位进行了鉴定。根据鉴定结果,张明文、张金平、周万冬等人非法采砂破坏的采沙量价值为51786元,此案已涉嫌破坏矿产资源罪。2011年1月17日,根据《矿产资源法》第三十九条规定,我局已依法将此案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现县公安局已对张明文、周万冬两人刑拘,张金平在逃。

  一,挖沙不到一个月说有3年了,二,河里的田一共不到5亩,说有上百亩,三,河里的田荒了4,5年了,何来的产量,四,说到有关系,我看举报人关系更好吧,有不怎么会长年在村里当村委书记,要不怎么会在先举的时候,比别人票还少的情况当上村委书记,根本就是幕后操作。

  母亲河“永乐江”这几个字在信息飞速发展的现代人来说有多少记忆?有多少人知道那条所谓的母亲河叫永乐江?就此说永乐江对桐冲人来说有用吗?它能给我们什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我们又能拿它做什么呢?

  “毁坏大量农田”你知道村里一起有多少农田吗?河床面积总共有多大?河床边在种植的农田有多少?闲置荒凉的又有多少?闲置荒凉的被抛弃了多少年?检举人你现在能回答吗?你答得上?还毁坏大量农田!五苟死了很多年了,桐冲很多农田他能说农田名和面积,水渠的位置。你信不?五苟是瞎子,你呢???

  “出粮食的重要区域”检举人你是不是袁隆平?你能在那河床上生产出桐冲的出粮食的重要区域?能产出几十万斤如果那里真是出粮食的重要区域,你们家肯定不是桐冲人,你祖上都不是桐冲人。河床边上的农田能是桐冲的出粮食的重要区域,那有多是人回饿死????